天价月嫂:月薪每年涨两千

  近日,一则月嫂工资高达28800元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,各种争议如潮水般向“天价月嫂”颜燕涌来。有人质疑:月嫂的工资甚至超过医学博士,这不合理;也有支持她的声音:只要宝宝带得好,花高价也值得。

  22日,颜燕在北京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,四十出头的她向记者讲述了十年月嫂经历的酸甜苦辣,同时也对外界质疑一一做出回应。当说到自己身为母亲,却缺席于女儿的成长时,颜燕不禁潸然泪下;面对“天价月嫂”的说法,她表示:“我付出了,就应该得到社会的承认。”

  回应质疑

  干了十年,月薪平均每年涨两千

  月入两万八,超过了医学博士,甚至订单排到两年后,颜燕的事迹经媒体曝光后,不少家政公司纷纷提出质疑,“天价月嫂”究竟是刻意炒作、家政乱象还是实至名归?对此,颜燕有自己的解释,她还向记者展示了过去的客户给她发来的微信,对她予以支持。

  羊城晚报:关于这备受争议的28800元的月薪,有报道说你目前还没有拿到?

  颜燕:目前我出单能拿到每月工资14800元,公司提出的价格是从明年4月开始每月28800元。我每接一张单都是公司跟客户签的合同,公司要收我一定的管理费,很多月嫂都觉得不应该收这个管理费,但交管理费我觉得是应该的,毕竟公司为你省出来了联系客户的时间,我自己不方便也没有时间联系客户。工作了这么多年,我的客户都来自我的口碑,我没有时间跟我的客户沟通,因为我现在在为别人服务,我要是天天在你家忙着,还接别家的生意,你高兴么?这件事出来了,我很多客户都在网上发自己的评论,我有一个客户在博客上说:“我们家的阿姨现在有名了,我的孩子就是阿姨带的,成长得非常好。”当然也有负面的,很多人说阿姨拿这么多钱值么?值也好不值也好,我认为只要我付出了,就应该得到社会的承认。

  羊城晚报:工资是以怎样的频率涨到现在这个水平的?

  颜燕:基本是每年以2000元的速度在递增。我有时候一年带一个孩子,有时候带很多孩子。2008年到2010年,有一个孩子我带了两年多,每个月都是以月嫂的价格出单。为什么那么贵?我几乎是24小时在工作,像有的客户家里没有保姆,我在他们家不光是带孩子,家里几乎所有的活都是我来承担。除了这些,我还会跟产妇聊天,跟她讲故事,让她高兴,这个产妇在网上说得非常清楚,“我的阿姨不是炒作的”,我在她家四个月,当时我的工资已经是10800元。我并不是别人炒作出来的阿姨。

  羊城晚报:有网友质疑你所谓的24小时工作,认为不可能,因为你不是机器人,对此你怎么看?

  颜燕:确实不是工作了24小时,我是会睡一觉,我说的“24小时”是指工作状态。在做月嫂的期间,我没有哪一天是可以踏踏实实地,把脚伸直了,在床上睡一觉的,孩子哭了,就必须第一个起来抱孩子,不能吵到其他人。我是睡觉了,但我认为是处于工作状态的睡觉。

  羊城晚报:有人说你的工资比医学博士都高了,这不符合常理?

  颜燕:女儿9岁时我就出来工作了,都是我父母替我带着的。我现在最愧疚的就是我父母一天天老了,我没有办法回去陪他们,我自己的女儿需要陪伴时,我也在外面工作。说我的工资高过博士,如果我的人生能够重新选择,我也想读书,我也想当博士,因为他朝九晚五,他有自己的时间、自己的家庭,他可以养育自己的孩子,可我没有,所以真的没有可比性。

  羊城晚报:既然这么辛苦,想过转行么?

  颜燕:这么多年努力过来,我们领导都跟我说你干不动了回来做管理。我说等我干不动那天再说。我爱这一行,我愿意做,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努力。我没本事自己做老板,我只能尽全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在属于我的岗位上发光。

  回忆十年

  融入都市,要努力也要情商

  颜燕告诉记者,她2003年时步入月嫂这一行。谈及最初的选择,她认为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促成的结果。从贵阳到北京,从下岗女工到“天价月嫂”,颜燕觉得这一切既源于自己的高情商,也与自身的努力分不开。

  羊城晚报:你之前曾在工厂上班,后来为何改行做月嫂?

  颜燕:我十八九岁就参加工作了,因为我是职业高中的学生。后来工厂不景气,工人一批批下岗,我也变成了下岗女工。那时候还年轻,我也想过干些别的,也从事过其他职业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考虑到工作的稳定性,加上当时离婚了,还有一个女儿,如果我再嫁,可能无法给她一个很稳定的家。我还是想保护孩子的成长,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职业。当时大概是2003年,这个职业还算是新兴职业,起初我选择的时候并不安心干,一边做一边想着我还年轻,也许还有别的工作能够改变自己,所以也不踏实,而且当时这个职业的市场也没有老师进行规范的指导,算是断断续续地从事着这个职业。我正式从事这份工作是在2006年认识陈老师(颜燕的培训老师)以后,这八年我很少休息。

  羊城晚报:那你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吗?

  颜燕:我前年带一对双胞胎的时候,因为产妇提前生产,我终于有时间回家过年。当时我出单就已经要10800元了,他们家其实不富有,两口子的收入加起来就一万多元,为什么人家会请我,因为我付出了,我走的时候他们跟我说:“颜姐,这一万块钱花得值,把宝宝带得多健康啊。”我走的时候他们还希望我能继续留下帮他们看孩子。我当时说:“你们也理解理解颜姐吧,颜姐的女儿已经好多年没有妈妈陪了,她要高考了,这是她人生的转折,我真的要回家了。”我女儿很懂事,这次我女儿看到了媒体的报道,她就说了一句话:“我妈妈是没有带过我,但是我妈妈永远是在为我付出。”

  羊城晚报:这十年陪女儿的时间大概有多少?

  颜燕:很少,好几年过年都是在客户家,我女儿中考的时候我回去了三个月,就连她高考,我也只有半年的休息时间能回去陪她。

  羊城晚报:你做月嫂十年,客户零投诉,有没有遇到大的困难?

  颜燕:肯定有,但是我都自己克服了,就像在之前的报道上说过的,帮产妇洗沾有恶露的纱布。这个事被报道出来以后,这个客户给我打电话说:“颜姐,既然你当时这么痛苦,你怎么不说呢?”我说这不都是过去了吗。其实你是去服务的,人家就会有要求。

  羊城晚报:有什么趣事吗?

  颜燕:因为我是南方人,虽然普通话讲得还算不错,但是很多平翘舌的音还是分不清,我的客户就总逗我说“颜姐,十、十四”,她知道我这个分不清,还故意搞我一下,我就马上回说“十、十十”,人跟人的交流就跟学普通话一样,都是慢慢形成的。

  羊城晚报:你如何克服刚进客户家的陌生感,让他们对你建立信任?

  颜燕:我觉得我的情商比较高。大家都是伸手不打笑脸人,在别人家工作一定要面带微笑,就必须没有痛苦,个人再多的烦恼,在那里都要画上句号,都要以人家为中心。别人就知道你是在为他付出了。

  羊城晚报:你在沟通的过程中有什么技巧?

  颜燕:沟通不能急,只能慢热。生孩子是一件好事,但是所有的家庭,婆婆跟儿媳妇一定处得好吗?丈母娘一定欣赏女婿吗?这是不可能的。但是等生孩子的时候,这些人都要出现,你站在什么位置,你是干什么的,一定要搞清楚。带孩子确实是我们的首选,要有技术,你把孩子带得好,每个人都有笑脸。但是各家都有各家的矛盾,你要努力让别人感觉到家里的快乐。我经常会跟产妇说,家是要自己经营的,离婚之类的话千万不能挂在嘴上。有的产妇有抑郁,我就常常开导她们。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,知道什么样的夫妻相处方式会给家庭带来不幸。

  羊城晚报:有没有遇到过一开始觉得很难,后来大家相处融洽的情况?

  颜燕:有位客户的丈母娘跟产妇说:“这个阿姨懒死了!”为什么?因为我给孩子用纸尿裤不要尿布。我认为孩子在月子里穿纸尿裤才能好好休息,才能进入深度睡眠,让大脑好好发育。我跟老人沟通,她不听。在老人的观念中,纸尿裤透气性不好,不如以前用的尿布。她认为我是偷懒,很排斥我,还引导她女儿排斥我。但我不能因此就不管了,我要让我的客户接受我的专业知识。只好让公司出面帮我沟通。后来我们就做实验,让孩子用尿布,尿湿了之后宝宝不舒服,他就会醒,一晚上醒好几次,怎么能好好睡?这样他们就会知道哪个好。确实过去的孩子都是穿尿布长大的,可是时代在进步,过去的孩子的条件能跟现在的孩子比么?

  羊城晚报:外界质疑月嫂的专业知识被夸大其词了,所以价格越来越贵。

  颜燕:月嫂当然有专业性,比如我懂得如何让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,还有责任心。我带的孩子很少感冒,每次带孩子出去玩,身边谁要打个喷嚏,我都会马上带孩子离开。有些保姆根本不考虑这些,只顾跟别人聊天,说到底是缺乏职业精神。

  羊城晚报:你觉得做月嫂,特别需要注意什么?

  颜燕:我要做到“四轻”:说话轻、做事轻、关门轻、走路轻,要是你一进厨房把人家都吵醒了,那就不好了。还有就是客户在家的时候你不需要去展现自己,人家客户都在家时,你拿个扫把开始扫地,没必要。如果他回家发现家里干净,他自然就知道是你干的,没必要刻意表现。

  颜燕的培训老师:28800元是顺势而涨

  陈老师是颜燕所在公司的技术总监,同时也是颜燕在月嫂专业上的老师,有过多年月嫂经验的她对这一行业并不陌生。在她看来,月嫂并不仅是大家认为的会做事就行,相反这是一份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,除了高情商以及对这份职业的热爱以外,从判断宝宝的状态、跟客户沟通十分重要,比如宝宝多大吃多少奶才算正常等,每一个合格的月嫂都需要烂熟于心。

  对于自己的徒弟颜燕她赞不绝口,她告诉记者,颜燕经常会在客户看电视休息的时候帮宝宝织一些帽子、衣服等,同时还会给产妇搭配各种各样的月子餐,此外,当宝宝的父母出差不在家时,颜燕每天都会给宝宝拍照传给他们,十分细心。

  同时,陈老师否认颜燕这28800元的工资是假的,她透露,这是公司与一位预产期在明年4月的客户签署的合同里的价格,合同为期1年。目前,这位客户已经交纳了12000元的订金。对于客户的身份,她表示不便透露。

  日前,上海某家政公司表示“天价月嫂”的现象会将月嫂行业做死,对此,陈老师认为,一些家政公司没有考虑过如何培训自己的月嫂,也没有想过将服务摆在第一位,才会有这样的说法。此外,对于“天价”一说,她表示这是一分价钱一分服务。有人质疑定价高是公司的炒作从而达到包装月嫂的目的,对此,她解释称,每年公司都会有一次考核,通过考核的结果来为每个月嫂定价,考核内容主要包括月嫂的实力、客源和影响力。而且,这一行的整体价格都在提升,所以并不奇怪。(文/图记者余姝)

回到首页